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24小时新闻热线:028-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虚假新闻举报:028-85327203

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

倒不如人家白

早知这样

  

除了“历史终结”时代的全球资本主义系统向其源源不断输送战斗力量外,向全球资本主义宣战的“伊斯兰国”,自身另一面却根深蒂固地依赖着全球资本主义:通过控制领土资源、开展石油买卖,以此获得日进斗金(每日约200万美元)的巨额收入。在全世界都义愤填膺地痛斥“伊斯兰国”的当下,在包括诸阿拉伯国家在内的整个世界都希望切断其石油买卖的格局下,一个不得不要追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仍有“伊斯兰国”石油的买家?在这里,我们又一次清晰地看到:自由主义的理念/理想结构性地受制于其“分身”资本主义;资本的逻辑远胜于前者所持守的诸种理念/理想。“历史终结”时代下的各国政府痛恨“伊斯兰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刺破了自己的“伪善”——结构性地内嵌于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这个“双身”体里的“伪善”,即表面打自由主义的“理想牌”,实际遵循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逻辑。并且,大量处决还给“伊斯兰国”带来了贩卖人体器官的额外收入——毫无意外地,它在找到买家和客户上没费什么力气。资本的逻辑使“历史终结”后的“文明世界”一边在齐声谴责“伊斯兰国”,一边则毫不间断地同其进行着各种高利润的“血淋淋交易”。